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战争没有赢家


【美国印象网2022年8月4日讯】台积电(TSMC)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晶圆代工厂,几乎生产了全球90%以上的先进制程芯片。此前有台湾地区政界人士确认佩洛西周三在台与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会晤,但台积电当日晚否认了相关消息。台积电表示,因刘德音当日上午与经营主管有会议,未安排与佩洛西进行视频会晤,也未安排单独会议,仅在中午受邀与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和硕副董事长程建中出席台北宾馆午宴。


尽管否认了备受关注的会晤,台积电的重要战略意义不言而喻,特别是台积电有高达65%的销售额是在北美地区。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近日接受了美国CNN电视台专访,谈及两岸关系对台积电与世界经济的影响。

下文为CNN主持人法里德•扎卡利亚(Fareed Zakaria)与全球芯片巨头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视频专访全文。法里德•扎卡利亚为CNN节目《法里德·扎卡利亚的环球公共广场》制片人和主持人

扎卡利亚:如果发生战争,台湾及台湾经济将受到何种影响?

刘德音:当然,战争没有赢家,所有人都是输家。台湾人民已在台湾地区建立了他们自己的“民主”体制,想要选择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们认为芯片供应确实对台湾的商业和经济至关重要,但如果发生战争,可能芯片就不是最重要的了。我们应该担心,如果它真的来了,将会使基于规则的世界秩序崩塌,地缘政治也会彻底改变。

扎卡利亚:您是否担心台湾如今在大陆高端供应链中扮演着如此不可或缺的角色?这是否对台湾产生危险,还是说它是一种威慑力量?大家有时会说台积电是台湾地区的“护国神山”,但您同样也能看到,北京表示他们需要完全控制这个范围之外的最有价值的资产。

刘德音:没有人可以通过武力控制台积电,一旦采取军事行动或入侵,将会使台积电的工厂无法运作。因为这是一个如此精细复杂的制造设施,从原料、化学物质、设备零件、工程软件到检测,都要依赖于与欧洲、日本和美国等外部世界的实时连接。台积电工厂是靠着许多人的努力才能运作起来的,因此就算靠武力控制,也无法正常运作。

至于大陆业务,目前占台积电业务的10%。我们只和消费市场客户做生意,不跟军事实体合作。我们认为大陆消费市场很重要,充满活力,如果他们需要我们,跟他们做生意不是坏事。

扎卡利亚:能否详细说明一下,为什么说这不是一件坏事?

刘德音:因为我们的中断将为大陆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他们最先进的零部件供应会突然消失。所以,我想,他们必定会在这方面三思而行。

我想,我们应该从俄乌冲突中吸取教训。大家认为台湾海峡将会跟乌克兰联系起来,但两者非常不同。想想俄乌冲突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对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无论是西方世界、俄罗斯还是乌克兰,都是输家。三方都该从中吸取教训,我想他们是这样做的。我们应该用这一教训来审视台湾问题,我们如何避免战争?我们如何才能确保世界经济的引擎继续运转?让我们进行公平竞争,这就是我的想法。

扎卡利亚:就您来看,怎么解释台湾经济奇迹?过去五十年,这个地方以每年5%的速度增长。世界上很少有地方能做到这一点,您怎么看?

刘德音:外界看来,这似乎是个奇迹。但对于在岛上辛勤工作的人来说,这只是一部奋斗史。老实说,我认为与其他国家相比,尤其是在亚洲,台湾地区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拥有一个和平的社会。

自1949年至今,70年多年来台湾地区一直保持着和平,是一个和平的岛屿。在此期间,台湾已经从威权主义转型为“民主”体制,成为一个“民主”社会。这种和平转型,令人惊叹。因为如果你看看世界各国,有这样一个平稳的过渡,和平的转型,说实话,我们是幸运的。

但如果你要探讨奇迹的话,我想台湾的确还有一点相当与众不同,那就是教育制度。在我年轻的时候,只有10%的年轻人上大学,如今则有80%的年轻人拥有大学文凭。政府设立了许多大专院校,每个孩子,如果你想上大学,你可以去,只要你花时间。所以,这就为台湾地区创造了一个相对较好的人口质量,为未来的任何变化做好准备,这就是我认为非常特别的一点。

扎卡利亚:为什么任何人都很难做出你们所制造的芯片,我现在想的是你们的7纳米芯片。美国有很多伟大的公司,它们有着悠久的历史,比如英特尔,而中国大陆砸数百亿美元开设新的芯片厂,但都没法做出你们这种芯片。为什么?

刘德音:嗯,他们可以,只是在几年后(笑)。

扎卡利亚:但在这个行业中,这就是区别所在。

刘德音:你说得对,这就是区别所在。我想,我们是把半导体技术本身视为一门生意,一门科学,而不是组装工人。当然,我把这一切都归功于与我们合作伙伴的合作。甚至在新冠疫情期间,我们的工程师利用AR眼镜与远在荷兰以及在美国加州的工程师合作,我们就是这样紧密合作,共同推动半导体技术的前沿发展。我只能说这么多,没办法向你透露更多(笑)。

扎卡利亚:您不会告诉我可口可乐的秘密配方吧(笑)。最后一个问题,您认为台湾未来在科技和经济方面会是什么样子?您的愿景是什么?

刘德音:我希望我们不会因为离大陆近而被区别对待。不管你们和大陆的关系如何,台湾就是台湾,你们必须单独把台湾看作一个充满活力的社会。我们想要不断为世界释放创新,走向未来,希望外界不会因为我们与邻居有一些纷争而感到害怕。这不值得的。

扎卡利亚:但在我看来,您是在对世界说,不要被大陆所说的吓到,因为大陆永远不可能接管台湾经济,台湾经济是建立在这种全球合作、信任、开放等基础上的。如果他们进来,他们会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得到。

刘德音:是的,没错,我的确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战争只能为各方带来问题,包括所涉及的三方。那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做最坏的打算,但同时我们也要抱持最大的希望。

扎卡利亚:是的,您刚提到俄乌冲突,认为各方皆输,所以您是希望多方共赢。

刘德音:至少不输(笑)。是的,如果真有战争,就会变成那样的局面。在和平的情况下,好吧,一切取决于竞争,取决于各方策略。我认为商界没有人希望看到战争发生。为什么我们要再次跳入(俄乌冲突之外的)另一个陷阱?

扎卡利亚:感谢您的宝贵时间。

刘德音:谢谢,很高兴能参与访谈。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