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议院确认对前总统特朗普的弹劾审判符合宪法

【美国印象网2021年2月9日讯】前总统特朗普的弹劾案今天在国会参议院开启。在4个小时的辩论中,众议院弹劾经理和特朗普的律师就支持和反对弹劾审判展开辩论。对特朗普的审判由参议院临时议长、佛蒙特州民主党参议员莱希主持,众议院的9个民主党弹劾经理担任“检控方”、特朗普委托的刑事辩护律师舍恩(David Schoen)和宾夕法尼亚州前州检察官卡斯特(Bruce Castor)担任“辩护方”、联邦参议院的100名参议员在弹劾审判中担任“陪审团”,并将最终投票决定弹劾的结果。

最终,弹劾决议以56比44获得通过,有6名共和党参议员倒戈投了赞成票,确认弹劾审判符合宪法。双方的正式辩论将于美东时间2月10日中午开始,众议院的弹劾经理和特朗普的辩护律师会先后发表辩词,双方将各有2天的时间、总长不超过16个小时的时间进行陈述。在双方开场辩论结束后,参议员们可以向控辩双方提问,问答时间总计4个小时。

随后,众议院弹劾经理可以就是否传唤证人或文件展开辩论和投票,如果不进行传唤,双方将进行总结陈词,整个过程不超过4个小时。最后,参议院将就特朗普是否有罪进行全体投票。民主党和共和党人士都不希望这次弹劾审判的时间拖太长。

一段视频让全场鸦雀无声

当天的弹劾审判以一段令全场震惊的13分钟的视频开始,这段视频展示了1月6日当天暴乱分子冲击美国国会的现场画面,还包括了特朗普在当天发表讲话的节选视频。面对当天的重播视频,很多共和党参议员都没有抬头观看,直到视频结束,期间,他们有很多人在翻看资料,有人在低头做笔记。在视频播放完毕后,参议院的大厅内一片安静。

9日的辩论焦点集中在参议院是否有权弹劾已离任的总统。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参议员舒默表示,对特朗普的指控是美国历史上对总统最严厉的指控。民主党首席弹劾经理、众议员拉斯金则用哽咽的声音感性地描述了当天他在国会现场的经历。

“在暴动发生的时候我的女儿和女婿也在国会里。我当时和他们被冲散了,后来我们重新聚到一起的时候我告诉她不要害怕,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拉斯金说到这里擦了擦眼泪,“我女儿听到这里告诉我,‘爸爸,我不会再来国会了’。”

拉斯金还补充说:“我们不应该有煽动和挑唆暴力的总统。如果这都不是可以被弹劾的罪行,那就没有什么可以被弹劾的罪行了。”拉斯金继续阐述了为何民主党对前总统进行审判是符合宪法的原因。

“根据宪法和总统誓言,美国总统在任期间的任何时候都不应该犯下重罪和轻罪。这是国会拥有弹劾、定罪和取消其未来竞选资格权力的一个具体原因。”拉斯金表示,对特朗普已经离职而取消对他的审判将创造一个总统的“一月免责”先例,未来的总统就会觉得可以在任期最后几周犯罪而不用面对任何来自宪法的追责。

特朗普的辩护律师卡斯特在辩论开始时先谴责了国会此前遭到的暴力攻击事件,但他同时表示“一月免责”的说法是无稽之谈。

“如果众议院的成员们真的认为特朗普总统犯有刑事罪,那么在他离任后,你们立刻就可以去逮捕他。美国总统不可能在任期结束之后一个月还继续逍遥法外。”卡斯特说。

特朗普的另外一位辩护律师舍恩则从弹劾是否符合宪法的角度展开辩论。舍恩表示,弹劾审判应该立即被驳回,因为众议院没有经过正当程序就对特朗普进行了投票弹劾,而在通过弹劾条款后,众议院推迟了12天才向参议院提交该弹劾条款。

“众议院领导层扣留这一弹劾条款的时间,比之前通过这一条款的整个过程所花的时间还长。”舍恩表示,民主党纯粹是为了党派目的而利用了弹劾,如果弹劾继续进行下去将为未来的立法机构建立一个先例,即可以根据当前多数党的意愿去审判前政府官员。

民主党的另外一位弹劾经理、民主党众议员西西林(David Ciciline)则表示,众议院没有必要进行弹劾的完整程序,因为特朗普可以在参议院获得正当的程序,他还可以对民主党的证据进行回应,也可以自己出庭作证。

特朗普对辩护律师的表现失望

美媒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特朗普对当天自己律师卡斯特的辩论表现“非常不满”。消息人士称,在卡斯特发表开场辩论时,特朗普愤怒到“几近咆哮”。另有知情人士表示,特朗普指责卡斯特“啰嗦一大篇却没有讲清辩论的重点——即对卸任总统进行审判不符合宪法”。

卡斯特在辩论中批评暴力事件和赞赏民主党弹劾代表表现的发言也遭到多位共和党成员的批评。多位共和党参议员表示,特朗普的两位律师的辩论比民主党的表现“薄弱”而且“准备不够充分”。

“听过前总统特朗普的律师团陈词的人都认为他们‘不够集中’、他们试图回避重点,说了很多和主题无关的内容。”路易斯安那州共和党参议院卡斯迪(Bill Cassidy)表示。

在当天的投票中倒戈的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参议院图米(Pat Toomey)也表示,特朗普团队的辩护听起来“十分薄弱”。“我认为他们听起来非常弱,且没有说服力。”图米说,“反之,众议院弹劾经理的辩论非常强,说服力也很强,并且一直围绕着宪法和先例进行辩论,重点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