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CE敦促美国大学理事会停止扩展其SAT逆境指数计划

【美国印象网讯】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于近日向美国大学理事会(The College Board)首席执行官大卫‧科尔曼(David Coleman) 发出一封正式信函,要求他立即停止将“S.A.T.逆境指数” (“S.A.T. Adversity Score”)扩展到美国150所大学的草率计划。如此重大的变革涉及到全美亚裔社区的切身权益,但科尔曼和大学理事会却并没有事先与亚裔社区这一重要的利益相关方充分地探讨此计划。尽管AACE衷心地欢迎大学理事会此次行动计划所体现出的使用 “逆境指数”替代种族优惠的积极意愿,但我们深信:在不透明且没有科学证据的前提下,普遍运用 “逆境指数”体系是一种鲁莽和危险的行为。一旦被推广,这一社会工程无疑将给在大学录取过程中已经饱受种族歧视的亚裔孩子带来更为深重的危害。






在美国约50所大学试验“逆境指数”两年后,大学理事会在今年5月16日宣布计划在今年秋季将这一体系扩展到150所大学,并在2020年将该指数体系在全美高校广泛使用。这个“逆境指数”主要考量学生的 “环境情况”,在0到100指数的基础上评估一个考生包括家庭稳固性、住房稳定性和社区犯罪率等社会和经济背景因素在内的总体困境水平。基于以下所述的三个原因,AACE认为逆境加分这一初衷良好的新计划问题重重并且极具侵害性。

在宣布扩展计划前,大学理事会拒绝透露逆境指数的具体计算方式,也没有足够证据表明该评指数系统是有科学依据和公正透明的。

逆境指数不应当与种族优惠捆绑在一起使用。目前,美国42个州都广泛实行基于种族因素的大学录取。将这两项“优惠政策”并列使用将会给数百万的工薪阶层亚裔家庭带来灾难性的双重伤害:这些家庭往往为了他们的后代的教育艰苦奋斗、承受着巨大的困难和做着无私的牺牲,才能在好学区置业,不料又在逆境评分上受到惩罚。

即使“逆境指数”设计科学、合理,这一体系应当只被运用到一小部分申请学生身上,来帮助那些确实缺乏条件和资金支持他们孩子中小学教育的的贫困家庭。“逆境指数”不应该适用于所有申请学生,从而变成一项用来调整每个孩子的前途和未来的乌托邦社会工程。

在信中,美国亚裔教育联盟主席赵宇空先生指出: “虽然AACE支持帮助贫困学生的举动,我们强烈反对大学理事会扩展逆境指数这一不负责任和不慎重的计划。这无疑是一个旨在调整每个美国孩子的前途和未来的社会工程。我们也同样地反对你们组织拒绝向学生和他们家庭提供其逆境指数的不透明化操作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