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记历史!哈佛中国文化工作坊悼念张纯如

【美国印象网特约记者李强波士顿报道】哈佛中国文化工作坊2017年11月份的中文演讲会于10日在哈佛燕京图书馆举行,麻省理工学院(MIT)教授郑洪院士、日本华文笔会会长华纯女士,上海交通大学比较文学与文化理论专业范晨博士等主讲人发表了精彩的演讲。11月9日是被翻译为多国文字的《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一书作者张纯如女士逝去13周年纪念日,30多位与会者表示深切的哀悼。

(前排右起)舒龙、范晨、郑洪、张凤、华纯等部分与会者合影。





本次演讲会由得奖作家、北美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张凤女士主持,她身着一身白衣素缟,以特别悼念南京大屠杀英烈和张纯如女士。在演讲中,郑洪院士提到《南京不哭》男女主角和次要角色虽是塑造的,但演绎的故事却是真实人物的口述经历。他说:“历史可以宽恕,但一定要铭记。”

郑洪院士讲解《南京不哭》

麻省理工著名物理学家郑洪院士在演讲中谈到创作的初衷,他花费十年心血完成英语小说《南京不哭》 (Nanjing Never Cries),由MIT出版社2016年出版而引人瞩目。中文版《南京不哭》于去年底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夕在南京译林出版社出版。郑洪教授将该书出版稿费全部捐给MIT研究抗日历史的学生奖学金和「为了和平,收藏战争,为了未来,收藏历史」的建川博物馆等慈善机构。

1999年郑洪院士学术年休,到南京住了三个月并四出采风,倾听灾难亲历者的沉痛记忆,屠城往事,体会深痛一挥而就《南京不哭》初稿。既而反复修改,增删多次,十年后终于完成英文小说《南京不哭》,长达380页,2016年MIT出版社破例出版这部文学作品,震憾了美国知识界。

张凤女士也谈到曾在2001年首次应邀去南京大学演讲,就特别顺道去凭吊拉贝先生,记录南京大屠杀的《拉贝日记》原件藏于耶鲁神学院。金陵女大传教士魏特琳(Wilhelmina Vautrin)曾经在南京保护万余妇孺免受日军的暴行,最后罹患精神忧郁症于1941年在美国自杀而死。不料将南京大屠杀暴行公诸于世的张纯如女士,也因为忧郁而自杀。

所以,2004年张纯如女士去世后,张凤立刻伤心地写了「南京大屠杀与忧郁」一文,后集于《一头栽进哈佛》一书中。张凤告诉记者,张纯如的父母和阿姨都是她的长辈好友,她曾与朋友们多次请来其父母好朋友张盈盈,《张纯如:无法遗忘历史的女子》一书作者,和张绍进博士到波士顿演讲。

与会者也都是念念不忘中国和南京的苦难,敬悼为此牺牲的英灵。「我感到非常荣幸能参与被张凤老师坚持主持了二十余年的哈佛中国文化工作坊,对张凤老师数十年如一日的无私奉献也倍感敬佩。」范晨博士(下图右一)说。

上图:张凤(右二)主持本次演讲会(舒龙 摄)。

华纯女士女士表示很荣幸从日本来到剑桥市著名学府哈佛大学,参与张凤老师主持的这一场不同寻常的演讲会。她说:“今天有纪念意义的是第一个演讲者郑洪教授以再书国殇的不同凡响,直击南京大屠杀事件,疾呼历史不容以理念剪裁。按照主持人张凤的要求,我在既定文学演讲主题《关于汉俳新诗体与俳句的双语创作》之前加入了战争与和平的话题。”




华纯女士“战争与和平”演讲稿

首先我举一个代表性的例子,2000年国际笔会在莫斯科召开世界作家大会,会议期间穿插了日本广岛原子弹受害者痛诉战争灾难的诗歌朗诵节目。受害者在悲哀的音乐伴奏中声泪俱下,整个会场空气异常沉重。这时我惊讶发现,节目单有英语法语德文和西班牙文等国语言的印刷版,唯独没有中文。

这些受害者自发组成团体,原子弹的恐怖令他们觉得有义务作反战宣传,向世界各国控诉原子弹带来的对日本民族毁灭性的伤害。我和其中一位诗人对话,发觉在他们的意识中受害者这个概念似乎是绑定在自己身上,有多少日本人愿意思考日本除了“被害”一面,还有更多的“加害”一面?这场灾难的前因后果,以及将自己“受害”放在优位还是后位的思考,是直射人心的大问题。

我带着这个疑问阅读了日本的战争文学著作,并在国内当代文学学会举办的“战争与和平”国际研讨会上发表论文,诚如日本一些进步人士所指出,战后的日本对于罪恶战争的认识和解读,仍然存在一些误区。关于战争题材,人们能够从不断修正和隐瞒的文字里知道多少真相与事实。

在阅读战争文学作品的时候,“战争被怎样解说”的问题立即会显现出来。作家提出需要验证以下的问题,当日本在战后冷战时期进入美国核保护伞之下,在亚洲试图建立经济大国地位时,对于有可能阻碍发展的过去的历史,会以何种方式进行隐蔽,不让其公布于世?它或可分为两种状况;作家是有意识或是无意识的去描述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