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国家特一级面点师黄智儒

作者:蔡洁、韩世欣、许方敏、周颖等黄老师学生

秋天是登高望远怀念亲人和师长的季节。今天早上说起做油条,女儿说她还是最喜欢黄爷爷做的油条,我说可惜黄爷爷不在了但妈妈可以按黄爷爷教的方法做。她问能不能请黄爷爷回来一下吗?我顿时哭了起来。


黄智儒:国家特一级面点师、特约讲师、首都北京首届烹饪大赛一等奖获得者。黄智儒于1962年毕业于北京市服务学校中餐专业,后分配到北京四川饭店,服务对象是各国驻北京使节、政要以及影视剧名人等;随后又先后被调到钓鱼台国宾馆、北京友谊宾馆,负责各种中西面点名吃的制作。他于1983年被《中国食品报》聘为特约讲师,开始从事中西面点的培训工作,亦曾受邀至各省市同行业进行交流和评比工作。三年前黄老师来到波士顿,许久来黄老师义务传授中华美食,不图利不为钱。弟子一批批,桃李满载。

珍贵的三十分钟

2017年元月14日.黄老师面点班全体学员, 计划庆祝老师义务授课100期.万万没有想到死神抢在了我们的前面, 取而代之的是一周前的今天, 向老师遣体告别的追思礼拜.仅仅一周之差,却是天地阴阳两重天.我们尊敬的黄智儒老师因肺癌症治疗无效,于2017年元月3日下午三点三十八分与世长辞,享年70岁.

得知老师身体不适时,同学们群策群力。积极为老师排忧解难。有的同学张罗买沙发,让老师坐着舒服些,有的同学陪伴老师体检,四处奔走,把老师送进了条件最好的麻州总医院。有的同学负责建帐积集募款,有的同学为了让老师化疗后多吃吃好一些,冰天雪地每天轮流送饭。那段日子是爱心共驻的日子。在来来往往穿棱的病房里,师母说我是最幸运的一个,因为我见证了老师生命中清晰的最后30分钟。

那是老师的病情第二次告危. 院方通知家属做好治疗无效的最后准备.2016 年 12月29日早晨九点师母打电活让我带她和老师的妹妹Kelly 去中国城附近一家殡仪馆了解情况.从殡仪馆回到病房己是中午一点,老师仍然处在昏睡与昏迷之间.自从转入重症监护病房一连几天都是这种状况. 师母打开手机与老师在北京的独子视频. 只听见手机里传出悲痛的呼喊:爸爸,你醒醒,看看我是谁?. 语音断断续续… “爸爸,怎么会这个样子?为什么病情发展的这么快? ”

这种的生死离别的场面太让人难受了,心如针刺,泪水泉涌,人世间多少泪水因爱而生,因爱而流。小小的病床前,夫妻之爱,父子之爱,兄妹之情,师生之情一同倾泻在泪水中。

结束了视频,在Kelly的建议下我们来到楼下咖啡厅,虽然谁都吃不进什么,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抛开悲伤的话题,一杯咖啡暂时缓解了悲痛的气场。

下午3:00当我们再次回到病房时,值班护士和蔼的对我们讲她在用药上做一些处理,病人可能会清醒,时间不会太长,只能控制在30分钟内,你们可以问问题, 但不要太激动。我如实的翻译了护士的原话,静静的等待奇迹的出现,几分钟之后,只见老师紧闲的双眼微弱的睁开, 嘴唇出现了颤抖。老师醒了,昏睡了十几天的老师醒了,这一幕怎么能让人不激动呢?我默默站在门口,不想惊动这最激动人心的场面。这么多天,老师一直昏昏不醒,大家不就昐望这清醒的一刻吗?无论这一刻是长是短,无论这一面是绝别,还是奇迹,多么难得!它让亲人的情感在这里释放无憾, 让心灵守候在宿命中找到欣慰。

师母在左侧呼唤着: “师傅,师傅,我一直陪着您,您终于醒了,您知道我是谁吗?”老师吃力的点点头。大妹在右侧呼唤着:“大哥, 你要顶住, 你会好的,过几天我们接您回家。”

忽然听到师母说: “你的学生蔡洁也在这”, 我赶紧凑上去对老师说: “老师,所有的同学都在为您祈祷, 您一定顶住, 我们还在等您回来继续上课。” 老师微弱的示意一下,并发出虚弱不清的两个字,好像在说”谢谢”。想到上午老师儿子悲痛的视频,我提醒师母再与北京联线。师母打开了手机,传来了另一头呼喊:爸爸, 爸爸。老师睁开了双眼,眼角两侧流出了泪水。师母一边擦去泪水,一边调整着手机的方位,儿子高兴的喊着:看到了, 看到了!此时正是北京的凌晨三点一刻。又是一幕生死离别的感人画面, 这样的场景看一眼永远忘不了。我的心紧紧的被震撼着, 激动、激动,还是激动。按护士的指示我用中文对老师说:动一动右脚。只见老师肿的又圆又粗右脚趾轻轻动了一下, 每一次趾间的抽动,都引出我们无比的兴奋与惊喜.

一生有多少个30分钟?谁也不会去计算,然而此时的30分钟珍贵如金,这30分钟是在和死神抢时光,它燃起了亲人的渴望,生命之光,希望之光。它让我的脑海里仿佛又回到老师昔日的课堂,来时自己带着厨具,走的时候不带走任何一块成品。老师对教学的一丝不苟,对食材严格选料,耐心解答我们的所有问题,课后老师发点小幽默,为人平易谦和。

为了不影响护士的继续治疗,30分钟后 我们依依不舍离开了病房。护士轻轻关上了房门。站在门口,兴奋的心情仍然在未减. 师母突然搂住我的双肩,激动的说:“蔡洁,你太幸运了, 这么多学生中只有你看到了老师的清醒。”接着又对大妹说:“早晨孟书在电话中告诉我:今天Lextinton全体基督徒都在为黄老师祈祷,这是神的旨意。”自从认识师母,我第一次看到她如此高兴。

究意是什么让老师留下这保贵的30分钟,撤药?给药?上帝显灵?其实原因并不那么重要了。现代医学可以留住一个临终病人的暂时, 却留不住生命的永远, 生命可长可短, 命运难论好坏,只有在诀别时才觉得一切来的那么突然。

老师再也没有清醒。几天后,按照老师生前的遗愿,在一个雪花飘零的下午,尊严而又详和的走了。床头边13台大大小小的仪器和7根长长短短的管子完成了一个生命的延续的使命。

黄老师走了,难忘的30分钟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许多时侯我们怱视了生命的脆弱。并没有珍惜身边的美好,没有想过失去的遗憾,没有意识感恩的必要。

黄老师祭
 
智者儒范  一代高师
您的美食秘笈
    装点多少家庭餐桌上的笑语
您的大爱无私
    成就多少杯光斛影的欢聚
 
蜡炬尽灰 春蚕奉丝
生命静止在七十
飞洋中国面食精品班停留在九十二期
您安息在上帝的怀里
   不朽于学生的心底

黄老师,在这过去的一年半中,我有幸成为您的学生,近距离地感受到了您的无私奉献,乐观向上,幽默风趣以及对面点技艺的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精神。因为您的付出,波士顿的寻常百姓家多了一道道阖家分享的美食!我们何其幸运在生命中遇到了您,学会了分享爱和传播爱!也因着您结识了许多有爱心的朋友。

学生许方敏敬上




灌汤包第一期:黄老师桃李满天下之开篇

周颖,2015年6月17日记于麻州

“汤包如此多娇,引无数吃货尽折腰”,大伙儿众首翘盼的黄氏点心学习班第一期6月17号终于在Acton开课!

黄智儒老师是国家级特级面点师。他新中国成立前出生在北京,在新街口附近生活长大,上世纪六十年代便开始为中央首长做特供餐食,曾任北京友谊宾馆特级厨师,并被中国食品报聘为特级讲师在全国各地开办培训课程,教过的学生几千人次,桃李满天下。

黄老师来美二十多年,一直在曼哈顿多个有名的中餐馆(如帝国大厦附近的绿杨春餐厅)主理大厨事务,两年前搬到波士顿定居。他在不久前加入北京同乡会微信群后声名大噪,人气冲天。热心的北京朋友帮他建立「黄氏点心群」,很快人数飙升,喜欢美食厨艺的朋友趋之若鹜。黄老师已在群里做过两次空中课堂讲座,灌汤包学习班更是十分火爆。

这期课程以猪肉、蟹粉两种上海灌汤包为主题,兼学葱油饼、千层饼和椰蓉糯米豆沙汤圆。第一期班有12位新同学,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设班、采买、分工、协作,以吃货们特有的速度迎来老师的第一堂面授课。很多学员激动得在开课前夜失眠,下课后更是熬夜赶着交作业!

大伙儿都知道上厨艺课不可能学到大厨的绝密,而黄老师决定把从不教给别人的配方全部无偿地教给大家,为的就是在异国会老乡、结识新朋友。黄老师只要求两点:一是配方不在群里网上分享,只现场教;二是报名请用中文真名和电话号码。除空中课堂外,老师为了确保大家学会本领增近友谊交流,会以现场教学为主,每星期一次,平日班和周末班轮流,全面照顾到大家不同的时间表。

大家真心和黄老师交友学习吧!老师送给我们四个字共勉:“天道酬勤”。谢谢黄老师,祝下期学习班同样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