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沙龙:中国近现代留学史研讨会专题报道

【作者:陈丹,哈佛大学访问学者,研讨会筹办人之一】一个民间主办的“剑桥沙龙:中国近现代留学史研讨会”5 月 30 日在麻省剑桥市举行,来自中美两国的 13 位学者在研讨会中宣读了论文,与会者具有不同学术背景或关注特殊领域,他们据自己多年研究成果或是亲身留学经历,回顾了自十九世纪清政府派迁幼童留美,直至当今全民留学热潮,150 年间中国的数次留学历史,展现了历代留学生对中国近现代史产生的巨大影响。

图1:2017年5月30日,中国近现代留学史研讨会召开(摄影 程宏)。

会议前一天,王丹红、姚蜀平、王德禄、刘志光、程宏等,专程到哈佛大学数学系拜访数学家丘成桐教授,姚蜀平向丘先生赠送了自己的书《伴随中国现代化的十次留学潮》, 王德禄向丘先生赠送了自己和同事所著书《1950 年代归国留美科学家访谈录》、《1950年代归国留美学者人名录》。丘先生详细询问了他们对百年留学史的研究,刘志光邀请丘先生出席第二天举行的研讨会。

图2:5月29日,姚蜀平、王德禄、刘志光等,在哈佛大学拜访丘成桐教授(摄影 程宏)。

5月30日,丘成桐先生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他说:“我昨天晚上看了你们几位的书,觉得很好,尤其是姚蜀平的《伴随中国现代化的十次留学潮》,我认为留学生对整个中国都很重要,不只是近代留学生,从古代到现在,中外交流是整个中国文化最重要的一部分。”

丘成桐先生对留学史的研究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指出,研究留学史,应该是双向的, 一方面是中国学生到国外留学,一方面是外国学生到中国留学,尤其应该很好地考虑和研究来中国留学的外国学生的情况和效果。同时,他建议以比较研究的方式,研究日本明治维新以后,引进外国学者和派遣留学生对日本现代化的重要作用。

他说,中国与海外的交往,从春秋战国就开始了。孔子的许多学生是外国人,秦国的成功原因之一是大量使用策士,汉朝张骞出使西域,魏晋南北朝基本上是中国基本科学最成功的时候。唐朝和宋朝也很开放,有很多留学生到长安来学习,日本派遣了遣唐使。但到明朝后就不行了,明朝的科学明显比不上从前,最大原因是不开放,明成祖之后就开始禁海。明朝末年,正是西方文艺复兴开始之时,到了伽利略时代,中国完全没有办法接受这方面的文化。自己不能发展,还自以为很了不起,这是中国最大的问题。到清朝末年,出了大问题,可始终不愿意全面开放,因此很多东西不能够学,因为不能全面开放,西方文化没有真正在中国生根。解放以来,到中国来的外国留学生不少,但大部分是第三世界国家的学生,对中国是有一定影响,但因为文化水平的缘故,其重要性比不上来自欧美的学生,我们很需要欧美留学生的文化资源。

最近十多年,来中国的外国留学生增加了很多,但还不够,真正来中国念书的优秀海外留学生,基本上是很少的,来中国的留学生主要是学习与中国文化有关的知识,比如中医等,真正来学数学、物理等的几乎没有。

谈到目前中国的留学情况,丘成桐指出:“其实很多西方学者学生对中国有很大兴趣,但中国始终没有造成一个好环境,能够让他们在中国很好的做学问,他们始终不能在中国成长。比如我们邀请很有名的教授到清华大学定居,他们也愿意来中国,但中国的签证问题很麻烦,他们每三个月都出境一次,再签证才能回来,这是很荒谬的事情。”

丘成桐建议在留学史的研究中,应参考日本明治维新后,引进海外学者和派遣留学生的情况。他认为,日本的留学成就比中国成功得多,大部分日本学者回国后成为很重要的人。在 1930 年代和 1940 年代,日本的基本科学可以和美国、德国媲美,1940 年代,日本出了好十几个世界级数学大师,而且他们都是在日本本土培养出来的,在这方面,中国与之相比,相差太远了。

“我为什么要提日本,因为日本文化和中国文化很相像,他们能够成功,我们为什么不能成功?我们要思考这个问题。”丘成桐说,“我建议你们在研究中国留学生到美国欧洲的留学情况时,也同时研究外国学者到中国的情况;对比研究中国和日本在近代的留学情况,我想这有很重要的意义。”

图3:5月30日,丘成桐在中国近现代留学史研讨会发言(摄影 程宏)。

研讨会主要发起人王德禄,1989年与美国史学家凯西·杜开希合作进行了1950年代回国的留学科学家历史研究,留下丰富的文物和录音史料,出版了《1950 年代归国留美科学家访谈录》。他自1993年创办民营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并任所长至今。他的发言的题目是《三代中国留美科学家的全球史》,内容涉及自抗战至改革开放后的三代学人、几十万科学家的留学史,特别追踪当代硅谷留学生的踪迹,王德禄目前仍在继续发掘和研究与创业园相关的留学生的珍贵历史。

图4:5月30日,王德禄在中国近现代留学史研讨会发言(摄影 程宏)。

研讨会主要筹办人、《伴随中国现代化的十次留学潮》一书作者姚蜀平,对留学史中的人文社科留学生做了归纳研究,从历次留学潮中理工与人文社科专业人数比例的反复变化, 反映了时代的变迁。归国人文社科学者的遭遇堪比自然科学家更加恶劣,是新时代归国留学生的一个特殊现象和疼点,其中以英美法学派从辉煌到被彻底否定带来的后患,及留学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中间道路派受到毁灭性打击为最。而现代化必须伴随人的变化和对社会的深入研究,都离不开人文社科学科,否则现代化将永远是跛足。

图5:5月30日,姚蜀平在中国近现代留学史研讨会发言(摄影 程宏)。




胡世沛先生是本地知名作家,1973 年毕业于台湾东海大学,是那个年代自台赴美留学大潮中典型的一员。他留学波士顿,在东北大学获电机博士,曾先后在 DEC 及王氏实验室工作,2005 年退休后。他以 U2 台湾飞行员的真实背景写出小说《黑鹰》,并继续耕耘完成《悠游》及《古今东西来相融》等作品。他分享了从台湾到波士顿留学的体验。

图6:5月30日,胡世沛在中国近现代留学史研讨会发言(摄影 程宏)。

家住牛顿市的王泽养 1982 年获得西南交大计算机工程硕士,1988 年获美国路易斯安娜州立大学系统工程硕士。目前在麻州教育局负责教育数据的设计及管理,王泽养的曾舅爷吴应科是 1873 第二批留美幼童,曾参与甲午海战,20 世纪初在江南造船厂工作,1911 年出任巡洋舰队统领,1912 年出任海军司令。其父是1937年7月以庚款为背景的中法大学最后一批学习国际法的留法学生。王泽养演讲时带来的许多珍贵照片和实证内容,摆脱了世俗的偏见,指出留美幼童的不同真实表现,强调留学的社会环境及影响,为留学史研究带来新颖史料及观点。

图7:5月30日,王泽养在中国近现代留学史研讨会发言(摄影 程宏)。

研讨会发起人之一、北京大学中国当代史教授刘志光的发言,谈及数十位五十年代归国留美学者的命运。王德禄他们30年前的一百多盘口述史磁带成为当代珍贵文物,记述了这个群体的留学生涯及返国后的命运。他们中既有学自然科学的成为两弹一星功勋,也有学人文科学被边缘化的归国者,如武汉大学的经济学家张培刚。这一代归国留学生的研究与中国当代史,特别是知识分子政策演变密切相连,而改革如果没有留学,难以体现开放,这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课题。

图8:5月30日,刘志光在中国近现代留学史研讨会发言(摄影 程宏)。

《知识分子》专栏作家王丹红对两弹一星元勋郭永怀夫人、科大研究生院英文教师李佩有深入研究和独到见解,李佩被称为两弹一星之母,王丹红认为钱学森、郭永怀等人归国都与李佩有关,在为尊者讳的今天,能够探索这个题材需要勇气,更需要是深入翔实的史实及研究。她指出李佩从玫瑰、到神秘、到魔幻,大胆提出“她到底是谁?”并认为只有还原真面目,才是真正地尊重她;这个有争议的课题有待进一步探讨和深入研究。

图9:5月30日,王丹红在中国近现代留学史研讨会发言(摄影 程宏)。

考取李政道创办的首届CUSPEA留美项目,1981 年赴美留学的华新民博士,曾在美国宇航局工作多年,他是科大 1962 级力学系学生,他的发言生动地讲述了经历了文革中被迫舍弃专业、文革后重回科大任教,以及 1980 年参加首届 CUSPEA 选考的鲜活经历,展示了新一轮留学在中国重新开启的重大变迁及独特意义,也对留学史被中断若干年向历史提出拷问。

图10:5月30日,华新民在中国近现代留学史研讨会发言(摄影 程宏)。

波士顿地区著名英语华人诗人、七十年代自台留美的王启华,讲述了其父、有名的留法法学元老王琦伯先生,三十年代留法经历及对中国法学建设的重大贡献。王家的第二代四兄妹全部在六、七十年代留学美国。一家两代,从留法到留美,是中国留学史中的奇葩。王启华发言中提及,半个世纪全家经历的三次命运转折及艰难生涯,让人们从留学之旅看到中国的近代历史的变迁。

图11:5月30日,王启华在中国近现代留学史研讨会发言(摄影 程宏)。

教育学博士王桂兰来自中国最北部的边境小村庄,几十年来一路艰苦奋斗,成长为罗德岛原罗杰威廉姆大学主管国际教育的副校长,先后曾在美国四所大学担任过国际教育主管。和中国在美留学生有着广泛接触和深入了解,她对当今中国留学现象有深刻研究。指出庞大留学生数字背后的问题及前途展望,提出教育理念是培养学生学习做人、做事,关键是学会学习,指出当今留学大潮已形成了对中国教育体制的严重挑战。

图12:5月30日,王桂兰在中国近现代留学史研讨会发言(摄影 程宏)。

《横看竖看美利坚》一书作者程宏,近年来参加《1950 年代留美回国学者人名录》采集工作课题,建立了广泛的 1950 年代留美回国学者的人脉关系,关注研究留美学生社团和刊物,发现当年为留美学人归国起过重大作用的《留美学生通讯》主编李同乃是汪衡其人, 并追寻到汪衡的后人,获取了丰富的史料。他还对不为人们关注的 1950 年代留美回国学者中的抗战老兵群体有所研究,发掘到 20 个人的资料,包括采访了巫宁坤、何宇等两位在世的文职抗战老兵和新中国初期回国的留美学生。程宏在本次研讨会上做了题为《1950 年代回国留美生:一个期刊报人和一群特殊抗战老兵》的发言。

图13:5月30日,程宏在中国近现代留学史研讨会发言(摄影 万青)。

哈佛大学历史系访问学者陈丹,经过对哈佛中国学生会档案的详尽梳理和考察,对哈佛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群体做出了深入而令人信服的研究。1854至1953 年百年间,就读于哈佛大学的中国学生总数为878人。陈丹对哈佛大学中国学生会的演变也做了追踪研究, 并对手书纪录做了可贵的史料分析。

图14:5月30日,陈丹在中国近现代留学史研讨会发言(摄影 程宏)。

小留学生出身的李吉关注小留学生研究。她的亲身经历使她的研究格外深刻。她认为小留学生出国前的人文教育、软实力跟不上,是留学后诸般问题出现的主要症结。小留学生和家庭及社区的断层以及文化差异使其失去归宿感。而某些大量涌入中国小留学生的美国社区,又使美国学生和家长感到中国小留学生对他们造成了威胁,这个课题中不断出现的新问题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图15:5月30日,李吉在中国近现代留学史研讨会发言(摄影 程宏)。

研讨会参与者及部分家属当晚在剑桥市五月花餐厅举行晚宴,刘年玲女士应邀参加,其父刘驭万是1920年庚款留美生,1924年从哈佛研究院回国。刘年玲讲述其父辈那代留学生,与先期庚款赴美的胡适、赵元任等人,个个学贯中西,不仅古文好,英文漂亮又文雅,甚至超越当时某些美国学生。其父后应胡适所邀,进入外交界,是个非国民党员的优秀外交官。她所述的那一代留学生具有的高素质及报效祖国的热忱,激起与会者对老一代留学生的敬仰及对留学史前途的展望,为继续进行留学史研究积蓄了力量。

图16:5月30日,刘年玲在五月花餐厅讲述父辈留学生的故事(摄影 程宏)。

图17:5月30日,研讨会部分与会者及家属在五月花餐厅合影(摄影 邹新中)。

研讨会结束第二天上午,部分与会者前往麻省理工学院拜访了来美留学60年的物理教授郑洪先生,先后畅谈了三个小时,内容涉及留学、物理学的发展历史及对未来的展望,还有他最近出版的中英文小说《南京不哭》(译林出版社)。郑洪先生来美60载,在MIT执教50余载,自己做出许多有意义的物理工作,还育人无数,是留学生先辈中的杰出代表。

图18:5月31日,姚蜀平、王德禄、刘志光等,在麻省理工拜访郑洪教授(摄影 程宏)。

图19:(左起)金梦、刘志光、姚蜀平、郑洪、王德禄、程宏、陈丹合影(摄影 万青)。

6月1日晚哈佛大学研究生毕业,目前正在麻省理工学院做博士后的何江应邀和部分与会者共进告别宴。何江今年不满 30 岁,是留学生中的佼佼者。他是哈佛大学毕业典礼登台演讲的首位华人(2016年),同年入选代表企业家精神的《福布斯》杂志评选的30位30岁以下的青年医疗健康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他也获得世界级智库阿斯彭研究院学者荣誉。何江在晚宴上谈了自己当前的研究工作,及对科研、创业和美国学术界的看法。他写的《走出自己的天空》已于2017年8月出版。

图20:6月1日,姚蜀平、王德禄、刘志光等与何江在五月花餐厅合影(照片由程宏提供)。

“剑桥沙龙:中国近现代留学史研讨会”在最后高潮中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