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四季》新书发布会3月7日举行

【波士顿双语网讯】羊年新春,波士顿双语传媒和出版公司将于3月7日举行《爱之四季》新书发布会。这部讲述中国留学生爱情故事的小说,反映了波士顿地区留学生的真实生活,同时也涉及中国近现代多个重大历史事件,是作家姚蜀平奉献给全球中文读者的又一部力作。
Love_4Seasons_Cover



姚蜀平生于抗战期间,其父黄埔五期,母亲舅公乃黄兴。受父兄影响,自幼好读文学名著;高中在人大附中,受数理老师影响,志向转至数理。高中毕业考取刚刚成立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核物理系;立志以后当科学家,同时写科学家。

姚蜀平先后在核工业部、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所及科技政策管理所工作。1982年至1984年在美国哈佛大学科学史系任访问学者。1978年,在立志要写科学家20年后,写了电影剧本《李四光》,次年被著名戏剧家夏衍挑中,由北影将其搬上银幕。2009年,在立志要把文革真相留给后人40年后,《似水流年》,这部全方位描写文化大革命的长篇小说在广州花城出版社出版;次年,繁体字完整版在香港明镜出版社出版,改名为《悲情大地》。近年还陆续发表了中篇小说《魂归故里》、《枫叶参天》;短篇小说《天才之死》、《沉默的路》,散文《儿女祭》、《哈利与快利》等。

以一战华工为背景的长篇小说《他从东方来》,是在2011年第一届全球华文文学星云奖,历史小说佳作奖基础上的再创作,2014年3月由北京金城出版社出版简体字版。该书出版适逢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纪念之际,是作者集30年积累和宿愿完成的作品,以表对参加一战的70万华工最高敬意和纪念。他们用自己的苦力、血肉和孤寂的魂灵,换回了祖国些许进步;而自己几乎被世人和国人遗忘。希望出版此书,会有更多的人知道、怀念和尊敬他们。


《爱之四季》一书“序曲”

那是九十年代中期,命运的波涛将我送到太平洋彼岸。在异国他乡,我这个自费留学生用了五年(而非他人的四年)完成了本科学业,个中原因慢慢道来;之后我又花了两年读了个硕士学位。无论如何,半工半读的我,终于拿到了两个学位,似乎可喜可庆,其实不然。我想说的不是人人听腻了的留学生奋斗史;而是我不为人知的另一面,那是隐匿在我心中,在教室和形形色色打工背后,和我学业完全相悖的另一个故事。

这些年里,我先后交过四个女友。天地良心,我从来没有想过飘洋过海是来谈情说爱、交女朋友;我一心只想用功读书、学真本事。作为自费留学生,我带来父母省吃俭用的那点美金,刚够我交第一学期头款学费,剩下的买了辆旧车和一台二手计算机。我要自己打工挣钱交学费,还要供自己吃住,最主要的当然是念书,哪里有时间谈情说爱!可是世事难料,我生活中出现了她们,我的这些女友全是主动找上门;当然,我从目不旁视到举手投降也怪不得别人。至于说到我的那些女友,无论从长相到性格,从家庭背景到个人志趣,没有丝毫相同,甚至相似之处。我真不知道怎么会和这些大相径庭、天南海北的女孩子打得火热。事情偏偏就发生了,可惜这些经历非但没给我留下美好的回忆,反而使我时至今日还视异性为怪物。也许正是因为那几场爱情擦出的火焰,燃尽了我的青春,把我心底全部的人性和隐匿的兽性统统挖掘出来,把我与异性隔离,从此我拒爱情于门外,独身于自洁自律的孤岛。

我离开我的每一个女友,都有我的原因。我从不后悔离开她们,因为我有我的活法,或是说我的人生哲学,我无法改变它,也就无法迁就我的那些女友。相信她们有人恨我,有人念我,有人对我抱以同情,不过她们都很难理解我,也永远不可能懂得我是怎样生活在现实的今天和幻影的昨日;真实的自己和影子的他人夹缝中间。我没有生活在我的国家曾经经历过的那个翻天覆地的年代,但是我的家人,我的那个庞大的亲属网,把我早早地网罗了进去,让我同他(她)们一起品尝和体验。我戴着这样一副有色眼镜,细看人生,把那些不该关注的慢慢咀嚼;把那遥远的被人遗忘的细细过目;于是我就变成了这样一个不可救药的人——我挑剔,我怀疑,我是一个空长了一副唬人俊俏皮囊,却內含着阴柔性格的人,最有女人缘却最终又被她们遗弃的怪物。

上大学一年级那年,我还不满十八岁,看到我的人都会送我一个时尚称呼——“阳光大男孩”。我在高一就长到一米八四,永远是班里最高的一个。这些年来,走过很多地方,总是鹤立鸡群。我为人坦率,毫无城府;见了我的人,都愿意跟我做朋友,包括女孩子。我不是那种浓眉大眼的猛男型,可是我的单眼皮没有给我丢分,反而衬出了我突兀有致的清癯面庞,这是我的第一个女友告诉我的。她就是被我的那张面孔吸引,尤其喜欢我那双单眼皮的眼睛,她说它们很勾魂。就是她,让我在被冠以“大男孩”时就堕入了第一场爱情陷阱。

《爱之四季》日前已经付梓。本书的编辑为徐翔飞和李强,波士顿知名华人摄影师梅国治先生为该书提供了包括封面图在内的插图,封面设计为波士顿大学传媒硕士韩梦蕾。关于《爱之四季》新书发布会的详情,请电邮 bostonese@gmail.com,或微信ID bosto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