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跑道上我们奔跑不息

李涓,波士顿双语网专栏作家

“Run, Forrest! Run!!.” 每次跑在路上的时候,耳边都会响起二十年前美国经典电影“阿甘正传”里的这句经典台词。跑,执着地向前跑,像阿甘那样跑出一片人生!
2014_Forever_Run5
上图:艾克顿镇的华人女子长跑队。



对奔跑的特殊情怀源于大学时代的友谊。最要好的小伙伴儿六六是我们班的长跑健将。那时全校每年的长跑比赛,只要六六参加,冠军非她莫属!大一刚入学时因为是我们班第一任团支书,文静秀气的她就被班里的一群闷骚男生起了个“老马”的外号, 好像是马列主义的意思。对于这个并不大雅的称呼,大度的她欣然接受了。不想日后这外号竟歪打正着,说中了她的天赋特长——像马一样能跑!那个“老”字全当是男生们跑不过之后的恭敬尊称啦! 好多回,因为她要为北京大学生运动会做准备,大晚上我俩来到学校漆黑的操场,她练我陪。健将的她跑在最外圈,菜鸟的我跑在最里圈。那时的我对长跑既恨又怕,两腿直颤儿,可她跑起来就一圈一圈的不知疲倦!问她秘笈,她轻描淡写地一句“只要速度不快,我就不觉得累!” 听了汗颜,我可没达到那个境界,无法体会。

不管怎样,我跑上了里圈跑道。因为不是测验,又是陪练,放松的慢跑中不知不觉地跑过了五圈,十圈… 从累得直喘到感觉还成… 黑暗中,似乎“不累”秘笈在奏效,菜鸟的功力在渐增!真正意识到功力与之前大不同还是到了大学最后一次八百米测验。大一时还挣扎在及格线上的我,在最后那次居然拿到了95分,创造了个人历史最高记录!

最大的收获却是对长跑不再畏惧。发现,我也可以不觉着累,我也可以跑下来! 六六给我的那句秘笈看似简单,却真真的通杀了自己心里的那点儿恐惧,让我在遥遥看不到终点的距离面前,强大起来。路漫漫兮,吾无畏之!

跑过郁郁葱葱的岁月,跑过熟悉的故土,漂洋过海来到了陌生的美国大陆。初来时的几年,命运就像阿甘电影里飘忽不定的羽毛,随风飘零,忽上忽下,无法把握… 每每疲惫时,就去奔跑,把藏着的泪水都在跑的一路上和汗水一起流透洒尽。

那时的好长一段时间里,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生活就像安徒生童话中穿了红舞鞋的小女孩儿,永在跳舞,无法停止。终日忙于打拼,渴望肯定,心有了更多的束缚羁绊,好久没再去奔跑…… 岁月如梭, 时光更迭,直到为人妻,为人母后,新生命的孕育和成长,让我的心放慢,重省自己,重省生命。也许做自己,是对自己人生最好的肯定。脱下永无休止的红舞鞋,给心灵一个回归和宁静, 返回久违的跑道。而这次决定要像阿甘那样,一直跑下去。

跑下去,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在悠远的田野乡间。才发现那些经过万遍却错过的别致风景,如同一粒粒珍宝散落在我过去的路上, 我一路跑过,捡拾起它们,感叹于它们的美好珍贵,生活中点滴之美呈现眼前。

跑下去,对大学时代友谊的一份最真挚的纪念; 对青葱岁月的一份致敬和告别; 对过往云烟的一份感恩; 对茫茫人海中因缘而遇的你们一份祝福,感谢美好的记忆中有彼此。

跑下去,在轻飘飘流走的时光中镌刻下奔跑的脚印和足迹,镌刻下我们光阴的故事,不负岁月的洗礼。

跑下去,在奔跑中放空自己,解开心中枷锁,如同童年时的阿甘挣脱了腿上的支架,飞奔起来, 去追求生命中值得守护的东西…

跑下去,在喧嚣中沉静下来,在奔跑中静思,品味,感伤,和坚强,寻求生活的大智,体会生命的感动。

(2014年秋于麻州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