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春季文学演讲会华文作家分享写作体验

【波士顿双语网记者李强报道】由北美华文作家协会和哈佛中国文化工作坊合办的春节文学演讲会和书展4月5日于哈佛燕京图书馆聚会厅举行。不大的会议室被50多位听众挤得满满的。苏炜、邱大陆、张曼和姚蜀平向大家介绍了他们写作的心路历程,以及最近的新书。文怀沙老先生因为身体不适未能出席。
2014_Harvard_Chinese_Literature1
上图:部分演讲嘉宾和本次演讲会的组织者合影(李强 摄)。



演讲会由《一头栽进哈佛》、《哈佛心影录》等书作者张凤出任主持,多位北美华文作家协会的郑达、朱绍昌、王开成、王正军、黄镜明、黄绿、舒龙、依娃、韩拱辰、史超平等理事,以及书画家黎家活、江天源等嘉宾出席了本次文学演讲会和书展。

在“在写作中疗伤”的大邱

专程从底特律和丈夫一同前来与会,笔名为大邱的邱大陆女士主题为“在写作中疗伤”的演讲非常生动。大邱以她自己的亲身经历,揭示写作是如何帮助她从人生的低谷中走出来。

大邱说是她来自台湾的留学生,学统计出身,后来改做软件测试。2008年被公司裁员。“干了10多年,说裁就裁,还遭到年轻人取笑。出门理发,有人问我为何不上班。整天在家无所事事,”邱大陆回顾说。

有一天邱大陆看到《世界日报》的征文启示,想到小时候作文不错,于是洋洋洒洒写了一大片篇《我的名字叫大陆》的文章,是读过《大江大海1949》之后得来的灵感。《我的名字叫大陆》后来被收录到《一九四九大时代100小故事》一书。之后,邱大陆就开始写小说,“沉醉在文字之间,其快感是无法用笔墨来形容的。”几年下来,大邱创作了《流不断的绿水悠悠:大邱文集》等著作。

大邱还风趣地回顾了和丈夫的感情经历。“我们的爱情是典型的留学生爱情,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人愿意娶我,就赶快把自己嫁掉了。丈夫不懂得罗曼蒂克,两年前我过生日,第一次送给我礼物,人工染色的蝴蝶兰。”她对丈夫多年来坚定的支持她的写作表示感谢。

最后,大邱感谢父亲给自己取的名字,虽然小时候觉得难听,但竟然成为自己开始写作的契机。“感谢上帝关闭了我的工作之门,打开我的写作之门。”
2014_Yao_Book1
上图:在春季中国文学演讲会,张凤(右)主持姚蜀平(中)和张曼(左)的演讲(李强 摄)。

为一站华工树碑立传的姚蜀平

姚蜀平向听众们讲解了新著《他从东方来》的创作过程。这部长篇小说在一战百年之际,为70万华工对祖国的贡献和他们付出的牺牲树立了一座丰碑。

据介绍,姚蜀平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1978年,在立志要写科学家20年后,写了电影剧本《李四光》,次年北影将其搬上银幕。2009年,在立志要把文革真相留给后人40年后,《似水流年》,这部全方位描写文化大革命的长篇小说在广州花城出版社出版;次年,繁体字完整版在香港明镜出版社出版,改名为《悲情大地》。近年还陆续发表了中篇小说《魂归故里》、《枫叶参天》;短篇小说《天才之死》、《沉默的路》,散文《儿女祭》、《哈利与快利》等。

姚蜀平在演讲中提到书写一战华工是30多年前在北京遇到一个英国华人,他讲到到巴黎遇见一个中餐馆老板,给每个人下一碗面,然后问大家是不是从中国来的,”现在中国是谁当皇帝?”

听到这个故事之后,姚蜀平百感交加,就有了写一站华工的想法。她之后又读到邹涛奋1933年在巴黎遇见浙江青田人,问他们从哪里来,他们说从青田走到巴黎。

1988年,姚蜀平写下电影剧本《他从东方来》,四万多字,比较单薄。2011年,姚蜀平从笔友那里知道星云文学奖有历史小说题材,于是在电影剧本的基础下拓展到11万字的历史小说,而获得2011年第一届全球华文文学星云奖唯一的历史小说佳作奖。

在接下来的两三年中,姚蜀平继续补充和再创作,终于写完了24万字的历史小说《他从东方来》,2014年3月由北京金城出版社出版简体字版。该书出版适逢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纪念之际,是作者集30年积累和宿愿完成的作品,以表对参加一战的70万华工最高敬意和纪念。

姚蜀平讲到,贫穷的农民,为了一份工钱,不远万里来到欧洲战场,却落得悲惨的下场。中国人最爱好名誉,自己还没有自由,就要去解放世界。他们高唱《华工出洋歌》,但是根本不知只有道欧洲在哪里,没有战争经历,70万华工,只有11万人战后回国。

中国1917年正式对德国宣战,中国当时无钱无船,北洋政府决定以工代兵,参加一战。华工在俄国赶上十月革命,当时至少还有20万华工,列宁卫队300多人,有70多位华工。

1918年11月11日,一战结束,中国举行了盛大的庆祝,第一次以战胜国出现在国际舞台。北洋政府以工代兵参加一战是它做的少数好事之一的。留法勤工俭学也是衍生于此。归国华工成立了工会。最早的法国华人就是留下来的华工。留在苏联华工的命运更悲惨,他们大多数在远东地区。抗战爆发之后,中国节节败退,斯大林认为中国将亡,而对中国人展开了大清洗。

姚蜀平在演讲中说:“他们用自己的苦力、血肉和孤寂的魂灵,换回了祖国些许进步;而自己几乎被世人和国人遗忘。希望出版此书,会有更多的人知道、怀念和尊敬他们。”

姚蜀平表示历史总是在最不起眼的地方,放出耀眼的光芒。她最后引用托尔斯泰的一句名言:“人一生的幸福,是能为人类写一部书”结束了演讲。

金城出版社为了本次文学演讲会赶印了300本《他从东方来》,由姚蜀平的儿子在演讲会的前一天将其中70本从北京带到波士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