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参政经典回顾:硅谷SCA-5辩论会纪实、视频和反思

【波士顿双语网2014年3月3日综合报道】3月2日,数百名硅谷地区的华人在Cupertino Community Hall参加了关于加州宪法修正案SCA-5的辩论会。两位支持SCA-5的亚裔民主党人士和两位反对SCA-5的非亚裔共和党人士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并回答了听众的提问。参加本次辩论会和会场外示威的团体包括亚裔公共事物联盟(APAPA),硅谷华人协会(SVCA),华人同盟会,湾区STOP SCA5 草根义工联组,东南西北中微信群等。
2014_SV_SCA5_Protest3
在会场外面示威的华人家长和学生。

会场外华人文明抗议SCA-5

在辩论会的前一天,湾区STOP SCA5 草根义工联组就呼吁华人积极参与,并在会场之外“举牌文明阻止SCA5,让大众了解其危害加州”。该团体发布的通知要求“大家尽量自备招牌,各区主要联系人和会写大型美术字的朋友尽量早到一点,请大家通过各自渠道通知下去,”并提醒了下面三个注意事项。

1. 严禁:蔑视其它族裔的口号,华裔优越的口号,涉及两大党派的口号
2. 备雨具,水粮。
3. 无噪音,不呐喊,没喇叭。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华人的示威是比较理性和自律的。因为参加的华人比较多,许多后来到的华人朋友不能进入会场,只能在外面举牌和发传单。

会场内的纪实和反思

下面是网友ManYouKe提供的辩论会纪实。

这是一场奇特的辩论:为严重损害亚裔利益的SCA5法案极力辩护的,是两位华裔人士;而有理有据奋起捍卫公平正义的,却是两位异族人士。感谢Cupertino Townhall Meeting的组织者们,让我们能有机会欣赏这场精彩的辩论。也让各地的华人与亚裔聚集一堂,显示我们的力量,发出我们的声音。这声音震耳欲聋:人人平等的美国建国原则绝不容受损,种族歧视的死灰绝不容复燃。

当我到达会场时,辩论即将开始。会场外抗议SCA5的人群大约有两三百人,围成方阵,打着标语,喊着口号,启发群众。会场内也有两三百人,挤得满满当当,过道上都站满了人。人群中我看到了州参议员竞选人Peter Kuo,联邦众议员竞选人Ro Khanna,四点左右出场时似乎看到了San Jose City Councilman Kansen Chu。

辩论的结局出乎意料。我从来没有看到一场政治辩论像今天这样,某一方占据如此显著的压倒性优势。最相似的是不久前的Super Bowl比赛,Seattle Seahawk以43比8完胜Denver Broncos。不同的是Denver毕竟还得了8分,而SCA5的支持者们始终没能找出任何有力的论据。反SCA5 的加州参议院共和党领袖Bob Huff和政治活动家David A. Lehrer的主要论点:

1. SCA5发起人Ed Hernandez利用错误的数据,误导Senate通过SCA5。Hernandez声称Prop209通过后,少数族裔的入学比例急遽下降。事实完全相反。所有少数族裔的学生比例都在上升。(我的个人评论:这是SCA5 支持者的致命伤。Hernandez利用不实数据有意误导Senate,在我看来算是一项重大政治丑闻。详细数据可以参看http://www.sacbee.com/2014/02/08/6138480/viewpoints-a-step-backward-on.html)

2. SCA5违背美国的建国准则:”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个人评论:”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和宪法Fourteenth Amendment “Equal Protection Clause”是我们占据道德至高点的两面大旗。但注意不要说SCA5违宪,它只是为种族歧视打开大门)

3. 针对SCA5支持方的”Diversity”大旗, Lehre指出,加大已经被纽约时报评为全美最具Diverity的大学。加大有各种Program照顾经济困难学生入学。

4. 针对SCA5支持方的GPA和SAT并不能准确反映学生素质的论点,我方反驳加大早就加上其他标准综合考量,和这些其他标准不同的是,皮肤颜色绝不是学生素质的反映。

5. 针对SCA5支持方的SCA5并不等同Quota的说法,我方反驳SCA5的发起者还没傻到把Quota放到提案里的程度(备注:大学设Quota早被联邦最高法院判定违宪)。从加大现有各族裔的人口比例,很容易看出亚裔将是SCA5通过后最大的受害者。(个人评论:SCA5的发起者们大幅压低亚裔入学比例的企图从他们自己的原话里已经昭然若揭:

Hernandez: “California’s public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should have all tools at their disposal to ensure their campuses reflect the demographics of our state.”

Sen. Ricardo Lara:”We need to ensure that the students reflect our changing population” )

6. 关于SCA5的进程:Huff指出SCA5已在参议院通过,即使Hernandez本人也无法撤回。SCA5在众议院的议程未定。(个人评论:我们既要高度警惕Assembly突击通过,也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7. SCA5支持方差点加分的机会,在Processor Wang提到Harvard和Princeton的两位校长(?)所著的书中,描述了 Affirmative Action来自贫苦家庭的受惠者们在毕业后的种种成功经历。我方防守反击再度强调,加大早就照顾穷苦家庭和实现Diversity。而且不管Harvard和Princeton是否实行Affirmative Action,和它们不同的是,加大是我们这些纳税人供养的学校,理应在录取标准上对纳税人一视同仁。而作为SCA5支持方Role Model的Harvard和Princeton,几十年亚裔的录取比例一直没变,而同期全美亚裔人口比例增加了一倍,它们对亚裔的歧视显而易见。

四点不到我有事离开。不过到此辩论大局就像本届Super Bowl第三节结束之时,已无任何悬念。但是反SCA5的战斗才刚刚开始。我们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胜负依然充满悬念。我们的对手远远强于今天SCA5的辩护者们。我们应该借着本次Townhall Meeting的鼓舞,继续集思广益协调作战,继续给Assemblymen写信打电话施压,继续向所有亚裔宣传,继续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彻底击败悬在我们后代头上的这条邪恶法案SCA5。





辩论会之后的华人思考和讨论

这次由加州参议员民主党人士起草并在加州参议院以民主党的绝对多数而通过的SCA-5引起了华人对民主党的不满,许多加州华人表示可能因为这个事件而转为支持共和党,也有人建议华人应该在选举中不再盲目地支持某一个党派,而要看候选人的政策是否符合华人和亚裔社区的利益。

下面是加州以及美国华人朋友辩论会之后在微信群上的一些思考和讨论的原文。

很多在美国华人都认为美国民主党泛称左派对少数族群友好宽容,而共和党泛称右派或红脖子排外和排斥少数族群,因而选票多投给民主党。

智者用理性思考,并且要多方考证自己的想法是否符合理性和事实,在我们把 票投给左派之前,我们要验证上述立场是否可以通过理性和事实检验,毕竟,我们要面对自己选择的后果。

排华法案是1882起推出的一系列限制华人移民法案的总称。这些法案的背景是 大量的华工在19世纪中叶到加州淘金和修铁路;1870年代,随着美国内战后经济衰退 ,美国的左派团体,即工会和代表他们的政客,主要是民主党人,将华工政治化,指责华工挤占就业并压低工资(是否很熟悉?)。代表人物是Denis Kearney 和他的工人党 ( Workingman’s Party。以及加州民主党州长John Bigler。1882 Chinese Exclusion Act禁止10年内华工来美,否则监禁。已经取得永久居留权的,不得入籍。法案出台后,华工常被毒打。后来由民主党议员起草并通过的Scott Act (1888)和1892 Geary Act将各种当时独一无二的移民限制扩大到所有华人(不仅是华工)。

如果简单的把排华法案归罪给民主党,而假定共和党是华人的守护天使未免过 于天真。然而,当我们分析美国左派和右派的主要支持团体和其意识形态,我们会发现左派排华(或者排斥任何有竞争力的少数民族)是必然的。而右派反对这样的排外则是非常可能的,如果不是必然的。

左派的传统支持力量是工会等左翼团体,排华法案的主要支持的社会力量是美 国西部几个大工会组织,如Knights of Labor;如前所述,工会认为华工成为业主压低 工资进行剥削的工具。而右派的支持者多为企业家,他们需要工人,特别是熟练,技术工人。

在经济政策上,右派的理念建立在源于基督教-犹太教传统的观念:1 上帝创造 的人具有创造性。2 具有创造性的人在公义的制度下会通过劳动创造价值,从而增加整 个人群的福祉。3自由企业制度(free enterprise)和法制就是这个公义的制度。4个 人对自己的负责(self-governance), 并通过自愿的慈善来帮助穷人。这就是基督教清 教徒当初来美洲的社会理想。这种传统的政治经济学理念在Max webber[清教伦理和资 本主义]一书中有系统性阐述。因此,右派不把外来人口,如华工,看作对当地白人福 祉的威胁。他们认为新移民会增进整体福祉。在排华高峰的1890年代,共和党议员 George Frisbie Hoar更公开谴责排华法案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立法。

左派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则和马克思主义有很多相同之处。左派认为人的福祉从 总体上是零和游戏,只能从一部分人流向另一部分人,这就是我们熟悉的剥削和阶级斗 争。外来人,是来抢夺有限的资源。比如,工会的领袖,认为外来劳动力是业主剥削压 低当地人工资的工具。基于这样的理念,如果要增加一部分人的福祉,就必须剥夺另外 一部分人的福祉。这就是左派常提起的社会财富在分配。这就是美国排华背后的意识形 态。二十世纪,欧洲,特别是德国的左派,就是应用这个理论,通过种族灭绝剥夺了犹 太人的财富。这就是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简称纳粹党,运用左派理论通过种族问题的 实践。种族政治和阶级斗争是左派的核心理念。

华人在美国历史上被排斥的屈辱的历史暂时过去。但我们怎样保证这个历史不会重演?

依靠任何政党或人群对华人的态度或承诺都无疑是天真的。这样的保证的基础 必须是一种社会和经济制度。从现实和道德角度看,这种制度必须和种族和社会阶级(收入)无关,才能保护华人或者是任何勤奋的外来民族在白人为主的社会中安身立命。如果制度是建立在种族政治和阶级斗争上,少数民族(华人)和高收入阶级(大部分华人在美国是最高10%收入阶层)只能是斗争的替罪羊。法制下的自由企业制度和基督教 伦理中的人的价值和尊严,是我们这些勤奋的外来民族可以拥抱和依靠的治国理念和制 度基础。这正是右派所主张的,这也正是传统的美国精神的核心部分。

从本世纪的美国两党历史和现状看,我们都不得不同意,共和党基本上在上述 自由企业制度的理念的框架之内。他们多被认同为右派。自奥巴马当选以来,左派路线愈加清晰。奥巴马反复强调政府的职能包括财富再分配,反复强调低收入的当地人是牺牲品,反复强调来自中国的竞争是美国人失业,而只字不提广大美国人宁愿吃福利而不 工作的事实。收入差异牌已经打出,种族牌会跟进。现在华人面临在入学的双重标准( 本身是左派政治的结果),会扩展到就业和更多领域。

很多老华人还记得,在1970年代,美国的公司必须遵从这样的立法:员工有强 制的种族配额,就是说,黑人必须占一定配额,而亚裔不能超出自己的配额,配额以种族在总人口比例为依据。那是当时华人就业的很大障碍 。这个法律是民主党为自己的票仓黑人社区所设立的。今天如果这样的法律被重新实施,我们可以想像对华人的冲击 如何。1980年代共和党总统里根废除此法律。

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选择对于华人而言,是一个在美国社会的生存问题;唯有建立在右派所提倡的法制,自由企业制度和个人尊严上的社会体系才是我们的生存和 发展的可靠基础。只有共和党才能巩固这样的基础。

至于攻击共和党是富人垄断政治;只要一个社会允许人通过勤奋和努力而进入 社会中上层,这个制度就是公正的。美国的自由企业制度的历史符合这个标准。对于移民,大多数来每留学生都是来时两手空空,多年的勤奋工作后跻身于美国最高10%收入行列,这本身就是对自由企业制度合法性和有利移民的证明。

我们不应该在意民主党或共和党,应该就事论事,就华人的共同利益成为swing vote, 这样对每一个党都有很强的威慑力量。

我们的族裔我们的祖先在美国受到了近百年的臭名昭著专门针对华人的歧视。我们一刻都不该忘记。

我在科罗拉多州住过。丹佛曾发生过对华工的屠杀。等华人有力量了,要修个博物馆纪念一下。




1 thought on “华人参政经典回顾:硅谷SCA-5辩论会纪实、视频和反思”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