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无黄昏,夕阳一样美——访旅美书画名家黄镜明周文熙

作者:张俊英,山东《大众日报》资深记者于2013年6月

在波士顿的华人艺术活动中,你总会看到一对恩爱伴侣的身影,慈善和蔼的老先生拿着重重的大画夹,永远是西装革履,精神抖擞。紧跟其后的是其气质高雅,穿着简洁而讲究的老太太。在各种书画艺术活动和展览中,总是见到他们互相扶持,共同创作;在每一份关于他们的宣传材料中,署名都是他们两个人的名字在一起;在每一次活动中,无论是谁在挥毫泼墨,另一人总是在一旁默默研墨铺纸,做好准备。他们就是书画名家黄镜明周文熙伉俪。
2013_Lai_Bike
2013年6月,黄镜明(左一)、周文熙(右一)送给赖立坤(左二)书法横幅(李强 摄)。




认识两位老人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我有幸在参加的很多活动中遇见他们。在波士顿的兰亭雅聚,他们现场挥毫,手把手教年轻人书法,传授中国文化;在北美艺术协会的书画展览中,麻州政府议员和摩顿市市长亲自莅临现场,欣赏他们的作品;在华人文化节上,也有他们为弘扬中华文化而快乐忙碌的身影;孔子学院举行的中文比赛中,也有他们的热心参与。在各种与中国文化有关系的活动中,无论是五年前的汶川地震,还是最近的波士顿马拉松事件,他们总是率先站出来,做些事情。就在最近的波士顿马拉松事件中,他们和北美艺术协会的几位艺术家在波士顿公园举行书画义卖,把所得2200多美元善款交给了波士顿大学,作为吕令子纪念奖学金。他们的事迹被多家英文媒体和华文媒体争相报道,他们的作品受到中外书法艺术爱好者的极高评价。

由于时常一起参加活动,我对他们有了更多的了解,时常被他们的故事感动着,感动于他们的恩爱,感动于他们对中华文化的挚爱,感动于他们在美国为中国文化的传承所做出的贡献。这对有着共同爱好,形影不离的老艺术家,谁都认为一定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相恋至今的伴侣,他们一定有过非常幸福的生活。其实,正如彩虹之美在于雷雨过后的阳光普照。人生亦是如此。在一次展览活动中,黄镜明先生兴奋的给我讲解他老年书画養生的意义,说到高兴处,讲到自己的人生经历和目前的生活,才知道他和太太周文熙是黄昏恋,刚刚认识11年。

又一次我们去拜访周文熙和黄镜明老人。他们并不住在一起,而是住在同一公寓的不同楼层。他們住的老人公寓,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廚房、卫生間舒适宽敞,卧室温馨雅致,一個大庁被周阿姨精心分成了客廳和書畫間,墻壁上有兩位老人參加活動時和波士頓政要的合影及中國政府和波士頓政府發給他們的荣誉證書。房间内的装饰几乎都是他們自己的作品。她一边热情招待,一边给黄老打电话,还给我拿出厚厚一个大本子,里面都是些贺卡。

我早知道周文熙是设计美术师,笔名文子,1937年出生于广州,著名岭南派画家周鼎培是她的父亲,她自幼随父学画,也知道她在国内长期从事广告设计,现在是北美书画艺术家协会秘书长,美国波士顿中华书法会会长。但是看到一张张她亲手设计的贺卡.还是有些惊讶。这些都是她亲手设计的贺卡,很多主题我非常熟悉,仿佛又把我带回了少女时代。那个时代,贺卡在中国大陆还是一种新生事物,但它很快成了少男少女表达朦胧心思的最好方式,也成为了一代人的特定的情感标志。没想到,当年许许多多的贺卡设计就是出自面前这位老大姐之手!她的贺卡抓住了童心和少男少女的心,通过卡片的图片设计和文字表达,反映了少男少女懵懵懂懂时期的情愫。卡片上的小虎队,郭富城,林志颖,等青春偶像是如此年轻,让每位读者不禁回忆起年少往事。“让人感慨失去的岁月。那个年代,小小的一纸卡片,体现着厚重的历史积淀和情感聚合,体现着一种无以复加的亲和力。”当时80年代初期,互赠贺年卡在改革开放后蔚然成风,而年轻人的感情、心声和追求被她以清新的贺卡形式,加上温馨的词句表达的淋漓尽致。

周文熙说她当时设计的时候,都是把自己想成少年,考虑孩子们的心声,读孩子们的书,以一颗年轻人的心去创作。那时候,改革开放的春风最先吹到了广州,而学习美术设计的人才寥寥无几,周文熙成为国内设计贺卡极少数的美术师之一。她辞掉每月二百元工资的国企“铁饭碗”,到广告设计公司做了设计师。在95年来美国之前,已经是月收入五千多元的“大腕”了!她的设计美丽大方,简洁明快,有人评价,“她用美丽和美好给青少年设计,同时也充分表达了自己对美好的热爱。”




四十年过去了,风风火火,轰轰烈烈已成过往,现在她发如银丝,心如平镜。酸甜苦辣尝过之后,闲散清淡才是她追逐的本真。1995年,女儿被美国大学录取后,她决定来美国过安静的生活。来美国之后,她游历了美国几乎所有的名胜。面对异国他乡的秀色,不断感悟艺术的新谛。她开始用笔名〝文子〞潜心创作书画,以手中的笔墨,表达着自己的艺术理想,书写自己丰富多彩的艺术人生。无论是那苍郁幽深的山川,还是涛声依旧的太平洋畔,都曾经留下她的足印,尼亚加拉瀑布的奔放,班芙雪山的远眺,圣安妮溪谷的红叶青山以及圣园的枫叶流光等等,都被她用画笔定格于纸上。她用中国宣纸,中國笔墨,绘出具有西洋油画和水彩画的特征、效果。所绘夸张、抽象、色彩鲜艳的变形鲜花,最受欢迎。她的画泛着一种异国情调,洒脱的笔墨显露着她的艺术敏锐与情怀。

周文熙认为一切艺术与人间隔离,与观众隔绝,使艺术品成为天书和哑谜,都是对观众的嘲弄和对艺术真正精神的亵渎。因此,她竭力在创作中使主观情怀与客观景物相统一,并在大众文化审美心理对应,意在走雅俗共赏之路。希望能叩开国外因中西文化差异而阻隔的审美闸门,以取得共识。还有她的书法,笔势秀丽流畅,练达、有力。她先后在美国纽约、波士顿等地,以及中国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展览厅、中国广州广东省文学艺术联合会展览厅、中国广州广东画院展览馆等,举办过多次书画展览,受到同行赞赏、观众好评。這里要特別一提,在北京展覽期間,中國藝術研究院专家高度评价文子的夸張、抽象的变形大花和臨摩王羲之《兰亭序》,認為北京地区还不多見象文子写的水平。2009年,由中国广州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周文熙书画集》。

周文熙的婚姻或许并不幸福,因为提起来她说非常伤心,我不好触及老人的伤痛,就让往事随风而去吧。她住在波士顿老年公寓,公寓的房前屋后都是花草绿地,这位改革开放后首位设计工艺美术师就在这儿开始了潜心作画。 在参与书画活動的过程中,她遇到了同为画家的黄镜明先生,人到暮年才找到了自己的知心爱人。从她赠给黄镜明先生的一副书画“浮沉千古事,谁与问东流”,可以看出周文熙在花甲之年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真爱。而这两个人志同道合,有着共同的艺术理想,为中国传统文化在美国更好的传承尽心尽力的故事感动了无数人。

黄镜明先生是波士顿华人社区熟知的书画家,祖籍广东海丰,1937年生于马来西亚,1993年移居美国。笔名半柳,美国北美艺术家协会董事长。他还是北美华文作家协会纽英仑分会理事,美国美中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为了更好地传承和发扬中华文明,他们发起成立了北美艺术家协会。北美艺术家协会是黄镜明先生和周文熙他们两人于2011年1月在麻萨诸塞州正式注册的非营利性机构,其宗旨是联络海内外艺术家,增强艺术交流,传播中华文化,其会员近年来活跃于波士顿地区的各种文艺活动。老人高风亮节,不图名利,他们觉得要想更好的发挥协会的作用,应该交给有责任心的年轻人,今年在北美艺术协会举办的展览上,他把北美艺术协会主席一职,交给了他认为能担当此任、更有前途的摄影家黄定国先生来担任。

移居美国后,黄先生一直从事写意水墨画及中国书法创作。其画作特点:喜画昂首挺胸、清早报晓、催人勤耕的雄鸡。所绘雄鹰形神兼备,广受好评。先后受邀在美国纽约、波士顿和北京中国藝術研究院、中國广东美协画院、广东省文联展厅等,举办过多次书画展,得到同行好评和赞赏。2008年,由中国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黄镜明书画集》。2012年在华埠举行的《黄鏡明〝故乡情〞书画個展》上,那一只只昂首挺胸、催人勤耕而形象各异的雄鸡,以及鹰、牛、家禽鴨、鴿子、兔、神仙魚、松鼠等,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他的画作另一特色,是配合图意,联系作者实际生活体验,题词写诗附注供品赏。借着花鸟虫鱼之形态,意会神交,传情达意,寄托着亲情、友情、乡情的深厚情怀。

黄先生最喜爱中国水墨画艺术的丰富内涵。在美国二十多年,基本上也是投入文创工作。他说,勤习书画是他保持年轻的一个秘密。从多样化的展品中可看到,他大多以麻雀、牛、鸭、鱼类、公鸡、松鼠等岭南水乡农家生活为主题。在快乐的农家环境,随缘随意舒适,情景相宜,景情融汇。“景”与“物”互为相生,“物”置于庞大自然环境里面,形成一个生生不息,富有生命力的永恒的大千世界。折射出他对淳朴农家生活的热爱和一颗永远充满童趣的心。黄鏡明的書法,笔势苍劲老辣,附注主題之題跋,词语銳利,独树一格。大字行草〝以勤補拙〞,〝長风万里〞,〝知足常樂〞和〝老牛自知夕阳短無须揚鞭自奮蹄〞。頗受歡迎。其画友程岭说:“尤其是他的构图以至用笔用墨,有形有神,将爱与美传递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作为东西方文化交融的典型代表。”

黄先生还是一位海外华人的家国情怀的守护者。他曾任广东省艺术研究所戏剧研究室主任,从事文化艺术研究工作30多年,1993年移居美国, 来美国之后,他从来没有一天不在为传承和发扬中国的传统文化而努力。

在近代中国纷乱的战火中,诸多的报纸、照片、手稿等档案难以得到妥善保存。很多外国人在中国拍摄的照片、撰写的新闻大多也被带了出去。时间一长,这些史料像碎片一样流散在全球各个角落,难寻踪迹。有些材料在文革中失传。黄先生来美国之后,先后在哈佛燕京图书馆、美国美中文化研究所等机构任职服务近20年。 “让珍贵的史料聚回到华夏大地 。”他以强烈的使命感,加入到海外华人搜集、整理和捐赠近代史料的队伍中来。常自掏腰包买很多珍贵的书籍,图片等。免费捐赠给国内的档案馆,研究院。自九三年来美至今,给中国研究院捐赠珍贵近现代史料书籍一批。他还在美國古董店買到一批清中叶珍贵的戏曲铜版画以及一批旧唱片,全部无偿捐献给了中国研究院和佛山博物馆等。
以至暮年的黄老也从来没有中断过写作,他写的《粤剧文化与美国华人》、《中华文化与美国华人》等论文,在美国的华人文化圈和国内引起强烈反响。多年来,他一直在坚持中华文化及戏剧方面的研究工作。也为中国与美国华人之间的文化交流做桥梁。他曾做为旅美书画家, 应邀领队回国举办“北美书画艺术家归国交流书画展”。

黄老為人诚恳谦虚,平易近人,乐观向上,充满童心童趣。周阿姨说,有时候会觉得黄老先生就像是一个需要照顾的〝小孩子〞。听到这些,黄老调皮地朝她挤挤眼。这两个因艺术结缘,相知相伴十多年,却恩爱如几十年的夫妻,在用他们的童真之心,赤子之情怀,醉心于他们的事业,这事业就是让中华文明在美国,在世界各地生根发芽。“放眼望青山,常念故乡情!”他们乐此不疲,因为他们有真挚的爱情,还更有对幸福对藝術的不懈追求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