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不好混 艾未未将移民纽约

艾未未是著名现代诗人蒋正涵(艾青)之子,生于1957年的北京。他活跃于建筑、影像等艺术领域,也关注政治、意识形态等方面的问题,被视为异见人士。2015年7月,艾未未拿到护照抵达德国与妻儿团聚。

此后艾未未越来越多地关注难民问题。他曾访问多个和移民、难民问题有关的地点,包括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叙利亚的前线,以及希腊岛屿上的难民营,并且创造了许多和移民、难民主题相关的展览,例如从希腊莱斯沃斯岛收集来的14,000件橙色救生衣将柏林音乐厅门口的6根长柱包裹为“难民纪念碑”。

他的这些做法在欧洲引起了不满。BBC在2016年2月发表言辞激烈的批评文章《点评中国:艾未未蹩脚的行为艺术》直称,“艾未未是将其艺术品卖出天价的大富豪,因此,如果他真有如他自己所说的高尚的同情心和人道主义,相信他可以找到更好的实际的方式,去具体帮助流离失所的难民,而不必一个劲地表演这种蹩脚的行为艺术。” 2017年3月,BBC又发报道《艾未未“转行”关注欧洲难民引来批评》称,“最近几年将关注焦点从中国事务转到欧洲难民的艾未未引来了一些尖锐批评,有推特留言称他‘对中国大陆闭着眼睛”。




对此,艾未未回应称,“不存在孤立的人权,人权具有普遍性和绝对性,如果你只关心局部,你的价值观是狭隘的,也是绝望的”。 显然在艾未未看来,存在人权问题的不只有中国,欧洲也不例外。当他在中国的时候,他批评中国的人权问题。当他在欧洲的时候,他批评欧洲的人权问题。艾未未本人一直都没变,也没有“转行”。

2018年12月,英国《卫报》对艾未未有过一次专访。他当时表示,“无论我走到哪里,到处都跟人争论,包括德国人,他们说我应该对他们感恩,因为我是个难民,是他们支付了我的生活费用。这就是德国眼下的气氛。” 他还表示,“这就是欧洲很多地方,包括英国现在的气氛。这让人十分害怕,因为这种时刻让人想起1930年代的情形。”艾未未所指的,可能是在20世纪30年代德国纳粹兴起的情形。

稍后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他又举了两个现实案例。不久前,在一个收银处,一位中年出纳员眼睛盯着艾未未说,“你在把钱交给我的时候,你应该说‘请’”,遭到拒绝后,出纳员又说,“不要忘记你是在欧洲,你必须学会礼貌。”艾未未回答:“可是,你不是应该教我如何学礼貌的人。”那人又道,“别忘了,是我付钱养活你!” 另一件事是,艾未未在送孩子上学途中,在出租车上打开母亲发来的语音留言时,司机愤怒地要求他关掉手机,声称自己在听音乐。被艾未未拒绝后,司机更是停下车,让他下车。僵持一段时间后,司机重新开车,当艾未未在听录音的时候,司机突然急刹车,艾未未的孩子身体失控,头撞在了前座的椅背上,司机反而大喊大叫。

艾未未反思称,“面对全球七千万难民的困境,欧洲及发达国家无论在理解层面,还是实际操作层面都令人失望”。2018年10月,CNN报道称,艾未未将结束在德国的工作与生活,并移民至美国纽约。